投资人阎焱与倪正东等热议股权众筹与创客

来源:哇!商机网   作者:Wa28.Cn     

核心提示:新浪科技讯 3月22日下午消息,2015年中国IT峰会在深圳举行,在“互联网与梦想——众筹与创客”的分论坛中,国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陈鸿桥、赛富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阎焱、金蝶国际软件集团创始人董事局兼首席执行官徐少春、深圳柴火创客空间创始人潘昊

  新浪科技讯 3月22日下午消息,2015年中国IT峰会在深圳举行,在“互联网与梦想——众筹与创客”的分论坛中,国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陈鸿桥、赛富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阎焱、金蝶国际软件集团创始人董事局兼首席执行官徐少春、深圳柴火创客空间创始人潘昊、五星控股董事长总裁汪建国、清科集团的创始人倪正东、京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裁罗明雄参与对话。

  以下为“互联网与梦想——众筹与创客”的分论坛实录:

  曾强:今天我们这场论坛的题目叫“互联网与梦想——众筹与创客”,这场是IT峰会的最后一场,所以希望这场能够让大家一是时间缩短,另外在很短的时间能让台上的嘉宾跟提下的嘉宾互动。这场论坛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请台上的嘉宾讲一个梦想,当年他们创造自己的企业或者他们的基金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梦想,这个梦想把他们的企业做到什么规模,这个做一下简单的介绍。第二部分,在他们创业的过程当中遇到哪些重大挫折,跟大家分享一个故事。在分享的过程中,他们解决了什么问题,最后克服了重大的问题。第三部分留一点时间让的听众给台上的嘉宾提一些问题,提的问题越刁钻越好,尤其像阎焱这种久经沙场的,还有倪总这种本身就是最大的IT金融平台创始人,使得我们最后一场论坛,虽然是最晚最累的,希望大家脑子能够比较激荡。

  按照我们的资历,不按照坐的次序了,请阎焱作为中国IT第一代基金投资人的代表,他投资了非常多的企业,而且很多企业基本上两个结果,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有些企业火得不得了,三个火,有的企业就见了。所以请阎焱讲一讲,在你所经历的这么多创业者当中,哪些从梦想真正变成火得不得了,哪些见了?

  阎焱:谢谢曾强,每次开会跟曾强在一起就能给我们带来无穷的欢乐,我们都有一个共识,数字中国是十几年前,在博鳌一块创立的,曾强是创始人,我一直都这么说。今年也正好是我在中国做风险投资的第21年,我想跟大家说一个真实的情况,现在大家都在说梦想,其实我所看到的投资人中间,大概90%以上不是梦想,不是为了梦想而去创业。在过去绝大部分是为了改变生活,或者赚更多的钱,或者找工作很难做这样的事情。我们这些年发现一些很有意思的事,有些成功的企业最后成功的时候所做的事情和他早年想做的事情是完全风马牛不相及。

  我们都在说梦想的事,有一点,在我从事风险投资的1994年的时候,那时候我到中国来,大家把我们叫做皮包公司,你老是告诉别人要投资,但是别人也看不着你有钱,在中国也没有办公室,就背着背包。那时候我们还没有手机,大家要联系人要到酒店找留音机。现在创业变得这么热,风投变得这么热,大家在梦里都想不到这么火。现在感觉挺牛逼的,原来感觉挺萎缩的,天天背着背包的皮包公司,到现在扬眉吐气,感觉挺牛逼的,这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我个人来讲有什么梦想?我一直不是有特别大梦想的人,我在农村插队的时候梦想就是吃一碗红烧肉,考试的时候就想考上大学,离开农村,没有特别大的志向。我们在2004年的时候做了一件事情,我们这个基金最早是软银的,他占我们基金的85%。2004年的时候我们出来,在资本市场融资,这个可能是在历史上第一个中国人出来的资本市场融资。其实我们当时心里也没有底,想着融资3亿美元,底线是1亿美元,其实我心里想哪怕5000万美金也干。后来赶上了好时代,所以一走过来,现在差不多将近50多亿美金了,远远超出我们的梦想。

  我想说两点,关于梦想,第一,至少在我经历中,梦想更多的是对我现状的改变,也就是我并不满足于现在的情况。比如我在农村的时候,一年腰都快累死了才挣2.7元钱,我跟美国人讲的时候他们说你是不是写小说的,他们很难相信。这还算是很好的,绝大部分同学在插队的时候都赔钱。从我的经历来看,梦想对俗人来讲,更多的是首先来自于改变现状,至少对我是这样。另外,你的梦想还是要脚踏实地一点。为什么我同学能当总理,我不能当总理?你的梦想可能一辈子实现不了。我在美国的时候想为什么我不能当美国总统,你就不行,你不是美国出生的就不行。所以梦想要有点接地气。我看到很多创业的年轻人都是很有斗志,但是有时候不着调,所以忽悠比较大。我上周碰到一个公司,去年11月份成立的公司,今年的目标是做50万人民币,也是一个做互联网的资产管理公司。开价多少呢?2亿美金,我当时跟他开玩笑,我特想坐到你那边的谈判桌上。在我看来这个东西就不太靠谱,以为投资人都是傻子,都能被忽悠。所以作梦一定得要有忽悠的成分,没有忽悠就不是梦,但是不能忽悠太多,要接点地气。梦想绝大部分是从改变现状开始,第二梦想要有点接地气的地方。谢谢!

  曾强:阎焱还是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有些人作梦,有些人有梦想,你认为梦跟梦想最大的差别是还是执行力,还是市场,还是他的团队,您认为最重要的一个因素是什么?

  阎焱:我前两天在联想讲过,我想稍微重复一遍,这些年我看到很多企业成功,但是不要忘记,做我们这行的人,在生活中看到失败的更多,每一个成功的背后至少有100个失败者,1%的成功率在全世界来说都是最高的。一个企业的成功在十几年里面,每一个重要的决策都必须是正确的,如果一个失败,他只要在一个决策上失败了就会导致失败。一个企业的成功是小概率事件,企业成功有没有充分条件呢?我从一个风险投资的角度来讲,我们的职业是什么?我们的职业是寻找一个企业成功的充分条件。我经过二十年,我至今没有找到企业成功的充分条件。我不知道这个充分条件是不是存在,但是我想企业成功有些必要条件。第一个是血道要长,另外要湿。第二你的商业模式的可扩充性要比较强,这也是为什么互联网企业非常火的原因。因为他的商业模式可扩充性非常强。第三个是一定要有好的,如果人不行的话就不行,如果人行的话一个夕阳产业照样可以做起来。总之,创业成功有很多相同的东西,其中最重要的一点,跟年轻人喊口号不一样,创业是孤独的,需要的事情。

  曾强:陈鸿桥跟陈天桥差一个字,过去几个月中国A股风起云涌,国信作为A股非常活跃的一个券商,陈总是不是跟大家分享一下?

  陈鸿桥:我个人不是创业者,但是我参与到资本市场,我在资本市场待了24年,我最主要的工作就是跟创业企业打交道,帮他们资本市场的轨道。谈梦想的话谈一个感受,对今天这个会议的感受。今天我有两点突出的感受,第一个感受,我们看到在过去300多年的工业史当中,中国人第一次可以说在某些科技创新的领域,我们能够成为领先者,尤其是移动互联网领域,我们可能率先成为这个行业里面全球的领先者,弯道超车者,甚至重构者。我们可以说某些领域是全世界第一。第二个感受,我认为全球进入了有史以来没太见过的13亿人共同创业创新的景象,过去说中国人的制造业世界领先是中国人勤奋,有了互联网以后,这是赐给中国人转型最佳的礼物,我们是6亿网民,可以说6亿网民7×24小时,再乘以365天创业。在第三次工业之后,以互联网为主导的领域当中,中国有非常天然的优势和基础。所以中国人的创业和创新会有一个巨大的空间。从资本市场角度来讲,我每年都要看100多家创新企业,你看到这个企业演变的过程中,跟15年前不一样了,跟之前比有了大幅度的提升,同时一些技术产品处于全球领先水平。但是一些制度的设计使得很多企业只能去海外,特别是互联网企业只能到海外。我们做资本的梦想就是能够看到资本市场,在他最恰当的时机,及时的而且能够任性地出手,帮助中国一批优秀的创新企业成为中国经济转型当中的新支柱、新力量。最近资本市场的变革应该说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今年一方面看到是大众创客年,第二从资本市场来看大量中国概念股的企业纷纷赶过来上市。新三板要,注册制也马上要落实了,基本上一些重要的制度,跟国外基本上对接了。包括新一轮牛市的出现,我觉得会几何基数地刺激大众创业。

  曾强:下一位请过去这么多年来,无论是实业还是金融都非常成功的少春,特别难得的是过去两年在云这个领域,他创造了第三个企业。在这当中少春一定有很多梦想,能不能跟大家分享一下?

  徐少春:我的创业,我们公司从1993年开始,当时的梦想就是要像一只蝴蝶飞进千家万户,所以金蝶搞财务软件,我们提出来账海,金蝶是岸,提出金蝶要带着财务软件飞到每一个企业的财务部门,帮助他们建立起一套好的系统。过去22年来,这个梦想基本上做到了,我们连续十年在中国中小企业软件市场,特别是财务市场上,我们是排在第一位的。现在和未来,我的梦想是什么?我这几年一直在问自己,这个梦想就是希望每一个企业的数据成为黄金,我金蝶的金这个字能够发挥作用。如果过去是蝶的话,未来十年就是金。让每个企业的数据像黄金一样具备价值,打造中国最大的企业数据云,为中小企业提供数据金融的增值服务。这是我的下一个梦想。

  我们在实现这个梦想,跟过去不同的是,过去很大程度上就是我牵头,一帮人跟着我干。未来,我们公司要培养更多的创客,采用更多的新商业模式来发展和实现我们的理想。过去三年,我们金蝶公司经过了非常和痛苦的转型,怎么讲呢?我最近常常讲企业转型要具备三个条件,第一个要请一个90后当CEO,或者你的思想要具备90后的思维,这是第一点。第二,你要移动办公,全员要移动办公,不能天天待在办公室,你在哪里办公,办公室就在哪里。第三,要把员工的雇佣关系改成契约关系。过去三年我们基本上做到了。第一个就是我自己虽然头发白了,但是思想还像90后,身体也像90后,我打篮球,打全场不下去。过去一年跟王石在剑桥学了一个月的赛艇,最近经常玩赛艇,所以身体非常棒。第二个移动办公,金蝶就是搞移动办公的,我走到哪里办公室就在哪里。第三我们金蝶公司在2011年高峰时期是1.5万人,现在只有5000多人,1/3到客户那里去了,1/3到社会上创业了。经过三年痛苦的转型,去年一年我们还是取得了比较可喜的成绩,我们的净利润增长了68%,我们的云服务增长86%,净现金流超过5亿。这三年的转型让我们看到了希望,离梦想越来越近。我觉得今天的主题非常好,就是众筹与创客,我们要在金蝶内部培养更多的创客。我们金蝶过去三年孵化了随手记,中国最大的理财服务平台。另外我们还打造了了快递100,打造中国最大的云之家,还在努力打造财务云,发展数据金融服务。在现在和未来十年,希望中国互联网,除了TOC这个市场以外,要把企业的互联网发展起来。中国绝对不能只有BAT,要在BAT前面加上K,加上我们金蝶,谢谢!

  曾强:我们期待金蝶能够尽快飞起来。刚才第一部分我们请了三个比较资深的人讲了梦想与创业之间的关系。第二部分进入到分论坛的分标题,众筹与创客。首先请清科的倪总,他既是中国金融平台IPO的创建者,同时也是中国从评级一直到投资,到整个会议平台主持等各方面,您能不能定义一下什么叫创客,什么叫众筹?

  倪正东:其实在回答问题之前我还是想简单说一下,讲梦想的时候,其实当时1998年在办创业大赛的时候,忽悠一堆人去创业,我又不是学计算机的,所以不能做互联网。那时候我自己看好的是互联网会起来,我干嘛呢?我只能为这个行业做服务,端茶送水。所以过去15年我们清科干的事是VC/PC行业最大的杂货店,你要品牌我们帮你推广品牌,你要找人我们帮你找你,你要融资我们帮你融资。当时就这么朴实的梦想,但没有想到这个行业越来越大。

  回到曾总的话题,认识曾总的时候是2000年,回到众筹和创客,其实众筹这个事情是最近总理老是讲众筹,变成了一个时髦词汇。最开始在中国做众筹的公司是点评时间,后来他说不做众筹了,要真正划分众筹的话,众筹的意思是我要办什么事,大家一起凑钱做这个事。现在国内众筹的方式,第一就是做债权的众筹,就是P2P。第二个是做智能创意类的众筹,这块现在也还没有太做起来。第三个是做一些公益性质的众筹。公益性的众筹本身是不赚钱的生意,所以微信很难去投资。还有游戏的众筹,债权的众筹,股权众筹最近也开始火起来。股权众筹三年前就有,但是交易量很小,融得钱也比较少,所以不太被重视。但是经过这两三年的摸索,特别是最近总理讲话之后,股权众筹会形成一个比较大的纳指。为什么会这样?现在很多公司来融资,一个有名的VC或者企业家投资的时候,他会带上一批人再去投资。前几天我们在三亚开会的时候,我两年前是怀疑股权众筹的,但是现在发现股权众筹到了一个发展关键的时候,是一个好的时候。我半个月见了10家股权众筹的,今天在这个会议上还见了两个。股权众筹可能就是在股权平台上,以后一个好的VC不再会去一个VC里面有20个合伙人,一个项目你投20%,另外的钱通过众筹,这个事以前是不可想象的。这是我对众筹的理解。

  股权众筹和债权众筹,就是P2P,这在中国是最容易发展的,因为它是离钱最近的,其他很多众筹离钱太远。

  另外说到创客这个事,创客这个词汇是最近流行起来的,但是在2000年的时候,互联网来的时候,那时候就很多公司,那时候我们的同行,我们清科在2000年的时候名字叫创业网,后来互联网泡沫破灭什么,你叫什么网大家觉得不靠谱,所以才用清科的名字。那时候叫什么网,那时候特别流行,到2010年的时候都不叫什么网了,一说是什么网的就快倒闭了。我刚才专门查了一下创客是maker,其实就是帮助一帮有创意、创新或者创业的人做事。最后说一句话,其实总理讲的,总理最近到哪都会讲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其实也没什么新的东西。你就回想起在30年前的时候鼓励大家开个体户,其实开个体户跟今天的创业解决一个问题,就是创造就业机会。所以让大家去做创客,让大家去创业,至少不会游手好闲,你自己开一个公司,不就是解决就业问题嘛。这是我个人的一点理解,因为台上的嘉宾很多,我就不占用太多的时间。

  曾强:罗总是中国互联网金融的作者,也是咖啡厅创客的主人,在你的周围,无论在你的书里还是在周围每天都出现各种各样的创客、众筹、P2P等,你能不能介绍给大家?

  罗明雄:谢谢曾总,我看了一下台上8个人,4个湖南人,正好占了半壁江山。其实我先特别简短讲一下梦想,今天比较有感触,我之前虽然一直都是以创业者的心态在工作,但是更多的是在国有体制内创业。我真正个人出来创业,现在是一年左右。我说一句特别小的话,前天我们公司开新员工介绍和入职转正三个月汇报,有一个员工说一句让我特别的话,他说希望金北是我事业的终点。

  说到梦想,我个人比较想做一些公共服务,未来我也希望能在互联网金融领域投出一批优秀的公司。茶馆就是聚拢一批投资人,我们搭建一种圈子,从当中N多的创业者中挑选优秀的苗子。即使是一些不那么适合创业的,我们也通过茶馆和学院让他认识到不是那么适合创业,这对他来说也是成功。我自己从机关到国有企业,再到自己创业,不管你在哪工作,如果你有创业的心态其实也是一种创业。这种创业对你未来的帮助会更大。我也想借助互联网+的火爆,有更多的人投入进来,这是我第一个观点。

  第二个观点,股权众筹到底有没有火的机会,到底会有多火,P2P很火,我们不谈了,我更看好P2P。如果今年很多人想进入股权众筹的话,要解决四个核心难点问题,第一个是融资项目少,第二点是估值定价难,第三个是建立信任久,第四个是退出时间周期长。如果大家想做股权众筹,我看好,但是一定要把这四个难点提前考虑好,我们共同实现股权众筹的梦想。

  曾强:你的茶馆里应该有很多湖南菜。

  罗明雄:我们只提供盒饭。为了了解90后,就专门请两个90后,什么都干,就天天看着90后,把他们当作“实验品”。

  曾强:首先请潘总,您号称是中国已经有上亿销售额的创意公司的老板,你给大家分享一下。

  潘昊:我首先一下,大家对创客有很多,从最近的都理解创客是一个创业者,创新者,这个不错,但这是一个广义的创客。狭义的创客是什么呢?他是做东西的人,把中的想法变成实物的人,相当于黑客对于互联网,他是maker对于更多物品的。过去很多创新是换一个屏幕,但是我们身边的东西,我们所见到的东西几十年都没有太大的区别。接下来的趋势是人工智能开始嵌入这些东西,谁做这个+号,这是创客做的事情。我特别孤独,在座的都是大佬,我还是小喽罗,这个行业非常新,非常小。我们当年学学小软件,做自己的小网页,这是接下来一波互联网创新的基础。我们回到手造的时代,用互联网看待怎么结合科技进行创新。

  我们公司从2008年开始快7年的时间了,我们是一个为创客提供零件,提供服务的公司。最开始最大的一波用户,99.9%来自于国外,尤其是硅谷的创业者。当软件这个行业和互联网行业进入红海的时候,他们开始寻找新的边界,他们觉得新的边界在于互联网和实体的对接,所以他们开始产生创客。他们跟国外的DIY不一样,他们不光是自己做,因为有3D打印机,有各种各样的技术可以通过硬件的方式让我加速这个过程。这是最开始的梦想,因为我自己曾经是一个创客,但常孤独。再到后面我喊出一个口号与中国一起创新,很多投资人看不懂创客做的东西,这在国外没有太多的先例。

  曾强:最后请台上的汪总,跟国是一起长大的,为什么叫五星控股,你的梦想是什么?给大家迅速简单地介绍一下。

  汪建国:我理解的创客是围绕着顾客去创业,去创新,去创造。互联网带来的是客户主导的更加强调个性化和多元化的,这样原有的大组织生产模式是不适应个性化需求的。传统流通业,在互联网顾客主导的情况下,传统的商业模式是不适应市场的。所以我理解互联网带来的机会,因为小微化、个性化带来的需求,给创业带来新的生机。这里面更重要的是怎么创业,一定要理解顾客。

  我分享一个故事,这是我搞顾客调查得来的,我认为顾客到家电卖场关心的一个是价格,第二是服务,第三是质量。但是花了300万调查下来的结论都不是,真正取决于顾客来家电卖场买东西是取决于顾客对员工的信任度,他信任员工就行了。这个案例告诉我们,我们真正对顾客的理解,尤其是需求,有的时候不能凭自己的想法,要真正走进顾客。

  围绕顾客,把握顾客的需求,重构商品模式。这是我的体会,谢谢!

  曾强:好,第二部分就到这。第三部分请的观众提问,如果是90后的话优先。

  提问:谢谢主持人,我想问一下阎总,我想问一下关于众筹的问题,我们知道众筹有五种形式,按照众筹的体量来分债权是最大的,其次是励式的,最后是股权式的。因为股权式涉及到非常专业的团队操作,您个人也是VC/PE界的大佬,我们知道好的项目都是私下去做的。现在股权式众筹甚至想挑战传统风投的模式,我想知道在中国,您对股权式众筹未来的方式方法有没有一些好的?

  阎焱:第一个我们从来没有做过股权式众筹,第二个我非常不看好,原因就是我认为中国人的国民性和做股权众筹这件事太不靠谱。第三个我特别不你们去试,股权去贷款可以,但是做股权众筹太不靠谱。

  曾强:倪总同意还是不同意?

  倪正东:之前我是反对这个事的,但是我反复看了十家公司之后明白了,如果领头的这个人是靠谱的人,我觉得众筹是有戏的。如果领头的人连自己都不懂项目,就一帮大妈做众筹的话,这肯定是不合适的。所以我觉得即使做股权众筹是借助互联网融资,如果常资深的专业人士做这个事,我觉得是可行的。但是这个到底会怎么样,今年可能是一个关键之年,明年就会非常清晰。所以我的态度是这么一个态度。

  曾强:阎焱错过了百度、腾讯、阿里、小米,基本上好的公司都错过了。

  阎焱:阿里没有错过。

  提问:阎焱老师您好,我想请教您一个问题,如果一个团队做移动互联网加中国的养老市场,包括中国的老人用品和老人服务,这个相对冷门,没有那么多人关注的项目,请谈谈您的看法。

  阎焱:老人会用移动互联网吗?

  提问:我们不能忽视年轻人。

  阎焱:我们谈到移动互联网的时候,大家对什么是互联网公司的定义都很模糊,这很难讨论。我的理解,你交易的主要部分,你的市场,你的买卖,你的支付都是在互联网上完成的,这才叫互联网公司。按照大家现在谈的互联网公司,我在中国找不到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你去一个餐馆都有APP,大家认为这就是互联网公司了,其实我倒不这么看。比如你刚才讲的养老,我不知道是给不能够行动的老人提供服务还是什么。这种服务互联网是不能替代的。你公司商业活动的交易是不是在互联网上完成的,如果不是的话,只不过是提高交流上的效率,但真正的交易并不是在网上,还是一个网下的公司。

  提问:股权众筹严格来说是一种中小投资者可以进入VC的好方法,但是从目前阶段看所有股权众筹都没有拿到投资。所以我想问倪总,您刚才说如果有一个靠谱的人进入股权众筹领域,他可能带动起来。您认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比如像阎总这样的人,他自己跳出来说做一个股权众筹平台,您认为什么样的机遇能够促使传统的VC大佬跳出来做股权众筹?

  倪正东:在美国现在VC是去中心化,中国的大佬们还是大佬,但是年轻人不断出来,再往后的85后也慢慢变成了公司的投资经理或者总监。一个传统的基金里面,我一个基金有20个合伙人,做一个项目成功之后只能分到很少的部分。最近好几个人离开了,就是因为我的贡献特别高,但是分钱的时候分少了。我觉得很多事情,现在回过头来,我看这个行业15年的时间,很多都是当年觉得不靠谱的事后来都觉得成功了。就像京东当年5000万美元的时候,一堆知名的VC都没有看上。我们在2013年的时候看到一堆公司,当时估值都极低的时候没有人做,但后来互联网风口来了,大家投得很贵也去做了。有很多事情确实在现在阶段很难界定,而且在深圳这个地方客、众筹帮、大家筹,也有,上海也有,我看了之后发现还有那么一两家还可以去投。但是将来在这个领域做出来的公司不见得是现在的公司,我们做这个事。当年做微信的时候一堆公司做聊天,最后只有腾讯做出来了,就是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源,做这个事关键的是资源和人。所以这个事,2015年这个格局会慢慢清晰,每个新的东西都要给它两三年的时间去测试,然后有一两个合适的团队把这个事情做成。这是我对这个事情的看法。具体到底谁会成功,我不知道,但是肯定会有人出来。

  汪建国:我觉得股权众筹很难干,这个前提必须要专业的,大家比较认可的,并且占比较多股份的领头人才可能的,如果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就是耍。下面我想说,第一,当你做一件事情,做或者不做都犹豫的时候,如果你觉得做了之后最坏的结果能够接受,那你选择做了后悔比不做后悔要强。第二,风口的问题,小成靠勤,中成靠运气,大成要靠运气。

  阎焱:我觉得股权众筹与基金大小是有关系的,我们赛富基金一定不会做,无论再大再好的项目一定不会做,因为不是我们的菜。另外做投资与自律性非常强,哪些东西你去投,你是不是跟风,我觉得真正好的职业投资人,应该是有自己的自律性的。那些不懂的东西,我非常清楚世界上不懂的东西比我懂的东西要多得多,所以我不懂的东西一定不投。巴菲特更简单,所有互联网的东西一个不投,并不妨碍他成为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投资人。作为一个职业的投资人,一个非常重要的是自律,就是知道哪些东西不要去投。对我来讲,我要说明一下,刚才讲众筹,像我们这样的基金一律不投,一定不会投,再好的项目也不谈。但这并不妨碍对一些很小的基金,或者人民币基金,或者有一个特别好的leader跟着去做,这也有可能,但不是我们这种比较大的职业基金去做的事情。

  汪建国:第想起来了,就是今天所说的互联网+,各个行业拥抱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一定要回到这个本质,这也是为什么O2O比较火的原因。这是互联装工具的力量,谢谢!

  曾强:最后请在座的嘉宾每个人对2015年,你认为是什么样的性的技术会使得在互联网与梦想之间成为2015年耀眼的明星?

  阎焱:电池是制约所有移动互联网发展最关键的。

  陈鸿桥:我觉得是智能机器人这块会有突破。

  潘昊:我觉得是图像视。投资人阎焱与倪正东等热议股权众筹与创客。

--(2015/04/01 21:13)
Tags: [风险] [风险投资人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