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鸟”的天空

来源:哇!商机网   作者:Wa28.Cn     

核心提示:小海鸟”的天空,踏进海山岛,我的心情变得异常平静,这里地广人

  小海鸟”的天空,踏进海山岛,我的心情变得异常平静,这里地广人稀、村落古朴、风景如画。漫步于乡村小道,只见三三两两的老人安详地散步,后面跟着几个淳朴而又可爱的儿童,他们跳跃着、嬉戏着,让的海岛焕发出些许生机。

  据悉,海山乡共有人口7300多人,由于地处偏僻海岛,岛上产业单一,致使外出务工人员逐年增多,导致留守儿童也逐年倍增,目前全乡留守儿童达200多人。

  留守儿童孤寂的生活

  伴着冬日的暖阳,我来到了海山乡学校,近距离了解这么一群特殊的“小海鸟”。海山乡学校有小学和初中,但在校学生总共只有115个,8个班级,其中留守儿童占大多数。

  张胜旺是该校2年级小学生,我第一次见到他时,笑容腼腆的小男生,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张胜旺家住海山乡大横床岛,由于回家不方便,小小年纪的他,从一年级开始就住校。而大横床岛的老家,留有年迈的爷爷和奶奶,父母都远在温州乐清虹桥打工,一年难得回来几趟。周末放学回家,小胜旺就跟爷爷奶奶蜗居在简陋的房子里,小时候跟爷爷奶奶睡,长大后就一个人睡。父母不在身边的滋味,让小小年纪的张胜旺,内心孤独无助,犹如一棵野草,默默地生长在孤独的海岛。

  过新年是张胜旺最为翘首的日子,爸爸妈妈要回家了,他的内心充满幸福。张胜旺兴奋地说,爸爸妈妈会带他去公园玩,还去超市买东西。“我最喜欢妈妈给我买的变形金刚了。”孩子的幸福总是简单而纯粹的,但与父母团聚的日子总是那么的短暂。过完年,父母离开海岛,又开始重复辛劳的打工生涯。望着父母远去的背影,小胜旺的内心潮湿了。

  每当想念爸爸妈妈的时候,小胜旺悄悄地拿出父母留在家里的照片,一遍遍地看,把父母的影像深深地烙印进脑海里,好像他们一直没离开过。

  回到学校的张胜旺,变得活泼开朗,他喜欢打篮球,喜欢跳绳,兴趣爱好广泛。学校里良好的学习氛围让他忘记在家里的孤寂,在这里他总是欢乐的。我问他有什么心愿,他告诉我说:“长大后,我想要一辆车,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和爸爸妈妈在一起。”

  余方红今年10岁,是该校四年级的学生。这学期刚转过来,以前在海山乡茅埏岛读书。余方红出生在一个离异家庭,由于家里穷,母亲生下了他就离开了。父亲又另娶了一位乐清女人,没想到由于家里实在穷得太落魄,后母生下了弟弟也离开了这个家。父亲为了支撑起这个家的经济来源,只好去外面打工,奶奶就带着两兄弟到这里读书,并借亲戚家房子住,以便照顾这两个苦命的小孙子。

  余方红坐在一个只有十几个人组成的大教室里上课,坐在最后一排。课堂上,他一言不发,静静的。等到下课,余方红就立刻变得活跃起来,黑黑的小脸蛋透着一股顽皮劲。“来这里读书开心吗?”“我觉得无聊,刚来这里朋友少,我想老家的小狗了。”余方红流露出思念的情绪。“我可喜欢自己养的小狗了,它最喜欢我,天天陪着我,跟我一起睡。”说起小狗,余方红神采飞扬。

  小狗是余方红最的朋友,在没有父母陪伴的时候,他喜欢和自己养的小狗一起玩。“你知道吗?它对我可好了,从来不咬我,我上学去,它抱着我的腿,舍不得我走呢?”余方红有点伤心地说:“现在,我转到这里读书,家里的小狗没人养就送人了。但我会回去看它,只要我一吹口哨,它就会跑过来,哈哈!”

  在老家没人陪他玩的时候,余方红最喜欢养小动物,养乌龟、养猫,有时还想养鱼、养虾,但爷爷奶奶不让他养,让他觉得生活很无趣。

  我问余方红:“你想妈妈吗?”小家伙斩钉截铁地回答:“不想!我都不知道妈妈长什么样,听奶奶说,跟我一样黑。”

  下午放学,余方红拖着拉杆小箱包独自一人回家了。奶奶正在口,蹲看着弟弟业。上二年级的弟弟正在做数学题,遇到不会的题目,奶奶也为力。奶奶说:“我也不识字,也不会教,只能到学校问老师了。”

  在海山乡学校像张胜旺和余方红这样的留守儿童非常多。在校门口,我还碰到大伯大妈来接一位7岁的孩子,这位孩子名叫陈先富,今年7岁,刚上一年级。父亲智障,母亲离家出走,奶奶过世,只剩年迈的爷爷陪着他,住在一间低矮的房子里。家里实在没有劳动力,大伯大妈实在看不下去了,只好把他带在身边。平时,乡亲们把自己孩子不穿的衣服送给他穿,学校帮他减免学费和伙食费。少年不知愁滋味,年纪尚小的陈先富眼光清澈,性格内向,话语不清,但着实让人担忧他的未来。

  社会关爱他们的成长

  陈于达校长告诉记者,为了能使留守儿童和其他孩子一样健康快乐地成长,学校从2012年开展了结对帮扶工作。学校里,每一位老师结对一名留守儿童,并对他们的成长进行记录。以便给未能来看望自己孩子的父母,获知儿女在学校的点滴表现。

  潘娜是该校二年级的数学老师,她结对了自己班里的一位留守儿童——许敏茜。许敏茜有两个姐姐,父母带着姐姐在楚门工作生活,她一个人跟爷爷奶奶住在海山。潘娜非常关心留守儿童许敏茜的成长,学校里点滴优秀的表现,都被她一一记录在成长档案中。我翻开了几页,只见里面写满文字,贴满她在学校里的生活照片。

  “瞧,我的试卷‘语数双百’我可开心了,妈妈你也要为我骄傲。”

  “这是你进入海山乡学校的第一次春游,也是跟全班同学的第一次合照,看着你们洋溢着一张张幸福的笑脸,就能想像这一天你们玩得有多开心。老师希望你能一直在这个班级,这个学校里幸福地生活下去。”旁边贴着许敏茜一张生活照片,笑靥如花。

  学校里的老师担负起“母亲”的职责,经常走访留守儿童家庭。陈于达校长说,海山乡留守儿童成长教育中,父母不在,大多是由爷爷奶奶承当。开个家长会,来的家长中2/3是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家庭教育严重缺失,孩子们普遍心理缺疏、学业缺导、安全缺护等。

  海山乡也为了这些“小海鸟”的幸福着想,于2012年4月底成立了青年教师、机关、大学生村官们、人士等组成的“小海鸟”护翼队。义务承担起了他们的第二家长、知心姐姐、知心哥哥的职责。“小海鸟”护翼队队员们动手制作了结亲卡,当“小海鸟”遇到有困难时,只需给队员打一个电话。开展圆梦微心愿活动,一个书包、一架电子琴、一双溜冰鞋……均及时送到了“小海鸟”们的手中。

  为了确翼“小海鸟”活动的持续开展,海山乡慈善分会设立小海鸟护翼行动关爱基金,共向社会企业和人士募捐第一批关爱基金20000元。

  海山乡学校还为“小海鸟”重新装修了图书馆,里面放置图书1万多册供孩子们阅读。设立口风琴、美术、排球兴趣小组,丰富孩子们的业余生活。

  小树成长离不开春雨的浇灌,鲜花怒放离不开阳光的,雏鹰翱翔离不开爱的,涓涓细流才能汇成的江海,留守儿童需要更多的关注与关爱。

  李瑾绘/文吴伟祖小绘/摄

--(2014/12/04 04:09)
Tags: [全球五金网怎] [精品小五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