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托儿”来促销构成诈骗罪吗(组图

来源:哇!商机网   作者:Wa28.Cn     

核心提示:记者胡斌通讯员任晓艳 基本案情 2014年10月,王某父子为了赚钱,从某品牌“热敷散”药品厂以每贴1元钱的价格,购进了大量药品进行销售(该品牌“热敷散”药品属经认证的药品)。到某县后,王某父子先是到当地的医药商店推销该药品,后来又雇用多名闲散人员到

  记者胡斌通讯员任晓艳

  基本案情

  2014年10月,王某父子为了赚钱,从某品牌“热敷散”药品厂以每贴1元钱的价格,购进了大量药品进行销售(该品牌“热敷散”药品属经认证的药品)。到某县后,王某父子先是到当地的医药商店推销该药品,后来又雇用多名闲散人员到医药商店购买该品牌的“热敷散”药品,并支付这些闲散人员每人每天100元,从而营造出该品牌“热敷散”药品市场需求很大,供不应求的局面。

  医药商店看到“热敷散”药品销售“火爆”,就决定从王某父子处以每贴10元钱的价格购进总货款为1万元的该品牌“热敷散”药品。该医药商店老板购药后,发现再无人购买此药,于是,联系王某父子欲退药,但因他们所留电话一直无法接通,自感被骗遂报警。

  争议焦点

  在移交给检察机关的过程中,对于本案的定性,存在以下两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王某父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找“托儿”的方式虚构“热敷散”药品的市场行情,并使医药商店的老板陷入错误认识,从而购买了该药品,并且数额较大,因此应当将王某父子认定为诈骗犯罪。

  第二种观点认为,王某父子的行为是用找“托儿”欺诈的方式进行促销的行为,属于一般的民事欺诈行为,不应当认定为犯罪。

  处理结果

  鄢陵县检察院在受理审查阶段,发现此案件不符合受理条件,属于民事欺诈,作出相应的行政处罚。现鄢陵县已针对此案,启动行政处理程序。

  综合分析

  就本案定性存在的争议,鄢陵县检察院检察官就其审查结果作出如下解析:

  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营销方式“五花八门”,有些营销手段确实带有欺诈的成分,这些“欺诈”打的就是法律的擦边球。虽然欺诈方式的促销带有一定的行为,但是对其是否构成刑法上的诈骗罪,还要根据具体案情结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具体分析。

  王某父子不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

  主观上的故意可以从客观方面的行为来判断,《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中所指的诈骗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本案中,王某父子所销售的“热敷散”药品是通过正常的进药途径所得,即王某父子付出了相应的代价。他们为了使自己的药品打开销,雇用“托儿”营造出市场需求量很大的局面,这种行为更符合用夸大事实或者虚构部分事实的方法,借以创造履行能力,用欺诈行为诱使对方陷入错误认识。因此,王某父子的行为是“赚钱”而非“骗钱”,不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

  找“托儿”促销并不一定构成诈骗罪

  经相关部门出具的证明,王某父子销售的这种“热敷散”药品具有缓解疼痛、治疗风湿类疾病的效果,属于药品。也就是说,王某父子没有虚构药品本身所具备基本功效的行为,其销售行为虽然带有性,但不足以影响医药商店老板对药品的判断。王某父子虚构的事实不是药品的效用,主要是为了卖药,他们的行为是以卖药为目的,采用雇用“托儿”的形式来促销药品。

  以欺诈方式促销虽然在客观上表现为虚构事实,但在其欺诈的程度上有别于刑法意义上的诈骗,《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的诈骗罪中,涉及的虚构事实或者隐瞒,对于的程度要求更加严格,而且不能片面考虑。当然,通过欺诈方式的促销与诈骗虽然具有本质区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别,但也不是完全对立的,两者在特定情况下会发生互相的。就本案来说,王某父子销售的“热敷散”药品如果属于假药或者不具有其所说的功效的话,就应当认定为诈骗罪。

  因此,要严格按照诈骗犯罪构成的要件,综合整个案情来判断分析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欺诈的程度如何等要素进行考量,不能顾此失彼而使不构成犯罪的人受到刑事处罚。找“托儿”来促销构成诈骗罪吗(组图。

--(2015/07/14 00:47)
Tags: [企业诚] [诈骗罪的构成要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