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奇”诈骗案 认定诈骗却不起诉

来源:哇!商机网   作者:Wa28.Cn     

核心提示:“离奇”诈骗案 认定诈骗却不起诉,2012年12月18日,是市外环正式通车5周年的日子。几乎与此同时,一封关于市外环拆迁过程中巨额国家资金被骗

  “离奇”诈骗案 认定诈骗却不起诉,2012年12月18日,是市外环正式通车5周年的日子。几乎与此同时,一封关于市外环拆迁过程中巨额国家资金被骗取、而诈至今的举报信,寄往最高人民检察院。这封举报信揭开了已经尘封两年多,被市检察机关认定犯罪事实成立却“不起诉”的蹊跷诈骗案的内幕。

  来自两个部门的举报

  市城市外环建设工程是有史以来建设规模最大、投资最多、施工难度最大的城市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作为该市的重点工程,2005年,市就专门成立了建设领导小组,具体工作由市交通局成立的市城市外环建设项目办公室(以下简称“外环项目办”)负责组织实施,市房产管理局下属市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负责实施拆迁,项目所需各款项(包括拆迁补偿款)均从财政资金拨付。

  2006年6月,外环拆迁涉及到四通汽车贸易有限

  公司对评估价格不予认可,未出正式评估报告而搁置。

  奇怪的是,在当年11月份召开的外环拆迁协调会上,有关领导突然宣布市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撤出,由丰润区交通局负责拆迁协调工作。

  2006年12月,四通汽贸

  公司虚假评估报告进行核实,并安排司法机关介入调查评估报告重大诈骗事件”。

  两个部门的举报引起了机关的高度重视。市遂即对“唐衡信评字(2007)第014号”评估报告进行了司法鉴定。鉴定结果表明,“唐衡信评字(2007)第014号”评估报告上的名章印文与样本印文不同一,“上述评估报告系伪造。”

  虚假评估报告背后的诈骗大案

  2007年8月17日,市决定对四通汽贸

  公司经理李明等人先后被警方。王文笛等人在机关的供述勾勒出他们“在机器设备进行资产评估的过程中以隐瞒、虚报机器设备数量的方法,骗取拆迁补偿款”的整个过程。

  2006年12月中旬,王文笛曾联系了市中元诚信资产评估事务所(以下简称“中元评估事务所”)对佳浩

  公司机器设备进行评估,中元评估事务所按照成本法评估,评估价值为人民币1008万余元,对这一评估结果,和王文笛表示不满,并要求提高评估价值。

  随后,中元评估事务所又以收益法重新进行了评估,此次评估后,评估价值上升至1246万余元,但和王文笛对此评估结果仍不满意。

  为了得到更多拆迁补偿款,2006年12月底,王文笛李明制作评估明细表,并称“把价格作得越高越好”。就此事他曾向作了汇报,表示同意。

  在制作评估明细表中,李明改动了佳浩

  公司虚报车身校正台1台,价值115万余元、虚报检测线1台,价值117万余元。

  在李明制作出评估明细表后不久,王文笛又让李明“想办法作一个询价单,但价格不能变”。对此,李明供述时称:“王文笛当时的意思就是找人作一个假的询价单,把我上次虚构的机器设备的价格弄得真实一些。”

  李明遂找到了景林汽车配件有限

  公司继续做业务”,崔文齐就按李明的要求作好了3份虚假报价单。之后,王文笛将评估明细表和询价单交由付国清进行评估,付国清依此作出了虚假的资产评估报告。有了这份虚假的资产评估报告作为补偿依据,顺利地从手中拿到了1407万余元的机器设备拆迁补偿款。

  机关后来对佳浩

  公司列入补偿范围的设备公开市场价仅80万余元,两者相差1300多万元。

  诈骗千万被认为情节轻微不起诉

  2007年,市侦查完结后将此案移交至市人民检察院。2007年7月28日,市人民检察院以等人涉嫌诈骗罪向市中级提起公诉。

  市人民检察院对此案作出的载明:“2007年1月12日,被告人以佳浩

  公司机械设备拆迁补偿中,共计被民币1327万余元。”

  2008年5月15日,市中级法院对此案进行了公开审理。在法庭上,市检察院出庭支持公诉的检察官认为:“、王文笛等人犯罪事实清楚,确实充分,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刑事责任。”

  蹊跷的是,此次开庭10天后,市检察院却突然要求撤回起诉。在撤回起诉后,市检察院将案子交给市北区检察院。

  市检察院突然撤诉,并将案件转交给下级检察院的做关注此案的法律人士感到意外。就连的律师也称“难以理解”。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院既然已经开庭审理了,就应当直接下判决,不应裁定让检察院撤诉。而市检察院既然撤回起诉,就意味着原来的起诉不成立,应当自行处理,而不是让下级检察院办理。

  司法实践中,对检察机关撤回起诉后的案件通常采取四种处理方法:一是检察机关作不起诉处理;二是补充新的事据后重新向法院提起公诉;三是机关撤案处理;四是以补充侦查方式退回机关后不了了之。

  “在这个案件上市检察院显然选择了第一种处理方式。但是其将撤诉的案件交给下级检察院的做法可谓是用心良苦。”一位法律界人士说,“如果说非要给市检察院的做法找个理由的话,那只有一条,就是规避现有的法律,将这个案件消化在市检察院的辖区内。”

  一位法律界人士解释说,根据我国现有的法律,检察机关对于机关移送审查起诉的案件拟作相对不起诉的,公诉部门提出处理意见,报经检察委员会讨论决定,可以作出相对不起诉的决定。机关不服不起诉决定,可以向上一级检察机关要求复核。

  “上级检察机关拟对一个案件作相对不起诉的决定时,将这个案件交由下级检察机关来作出相对不起诉的决定。这样在事实上就架空了上一级检察机关对下一级检察机关不起诉权的监督,极有可能导致不起诉的。”上述法律界人士说。

  结果不幸被言中。一年之后的2009年6月10日,市北区检察院对这起令“共计被民币1327万余元”的案件作出了《不起诉决定书》。

  《不起诉决定书》在认定“、王文笛、李明、崔文齐实施了《中华人民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的行为,付国清实施了《中国人民国刑法》第二百八十条第二款的行为”的同时,笔锋一转称:“但本案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罚或免除刑罚。依据《中华人民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二款的,决定对、王文笛、李明、崔文齐、付国清不起诉。”

  相对于《不起诉决定书》中“共计被民币1327万余元”的苍白无力的事实认定,“本案犯罪情节轻微”的结论部分显然更耐人寻味。

  在本案发生的前前后后,是否还有其他更多耐人寻味的事情,记者将密切关注。

--(2014/12/31 18:10)
Tags: [投资骗子] [河北骗子公司]